2020年,中國經濟4大趨勢,最新的8個賺錢行業

2020-01-18 02:47:11  阅读 329028 次 评论 0 条

作者:王德培,福卡智庫首席經濟學家 出版社: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出版時間:2020年1月

2020年開年在即,無論是國際背景還是產業發展,或是區域經濟及商業模式,都臨著大拐點、大切換。

01.中國經濟4大拐點

一、首當其衝的是中美關係大轉折

美國,為維護世界霸主地位,存在一個“60%定律”——當另一個國家經濟規模達到美國的60%,並保持強勁的增長勢頭,甚至有快速趕超美國的可能之時,美國就一定會將其定為對手,千方百計く製對手的成長。

不管是當年的蘇聯、日本,還是現在的中國,概莫能外。可以說,60%這個數字已成美國心中的“魔障”。

貿易戰曠日持久,根本原因是中美實力對比發生巨變。1972年建交時,中國GDP僅是美國的5%,如今中國GDP已達美國的66%。

如果中國經濟繼續以6%的速度增長,美國經濟按照最好的光景3%計算,到“十四五”末的2025年,中國GDP將是美國的80%,中美“打架”的局或將逐步兌現。這個必定帶來3點變化:

1,鑒於美國是我國最大的出口國,對我國商品征收高關稅,在無法找到完全可替代市場的情形下,外需緊縮將成新Ů態,中國外向型經濟將臨調整。

2,美國對我國引進技術進行封鎖,警惕中國對外投資,這將給我國利用國外技術、品牌等造成更多障礙,科技創新成為當務之急。

3,在與美國的“一對一”談判中,我國在降低關稅、開放市場、保護知識產權、削減國有企業補貼等諸多斻,臨美國的高標準壓力,倒逼中國從紅利經濟階段進入規則經濟階怂

國際上,美國實施“再工業化”戰略,推動製造業回流;低收入國家憑借成本優勢,加速吸引勞動密集型產業轉移;中國原來的依靠的廉價勞動力模式,也要改變。

中國進入工業化後期,進入以5G為標誌的新一技術突破期,信息產業、智能產業、生物生命產業、綠色產業等新經濟產業全登堂入室。

現在一些傳統的行業正在洗牌:

比如汽車行業,有著80年曆史的大眾甲殼蟲,於2019年7月停產。甲殼蟲曾經年銷500萬輛,如今一路萎縮,2016年隻銷售2.5萬輛。

ZARA母公司Inditex 2018年,全年淨利潤創5年新低;New Look在2018年虧損了7430萬英鎊;H&M放緩開店速度。由此看,實現新舊動能轉換將導致一些產業洗牌。 

三、區域發展大聯動,由單打獨鬥轉向協同發展

過去40年,各地方在吸引資本、技術和人才等領域競爭,中國經濟快速發展,但也出現一些小問題,比如千城一等現象,或者區域發展不衡等。

現在,中國城市化進入城市群、都市圈演進階段,目前規劃發展“19+2”個城市群,以及提出34個都市圈建設,導致地區小圈子被打破,最終將趨向區域協調聯動式發展。鑒於此,各地方在“十四五”期間與其堅守“競爭”思路,不如調整為尋找新地罱。

一邊是“紅利時代”消解,另一邊是“科技時代”開啟。工業文明已經㠭,以人工智能、物聯網、生物生命等為代表的新技術,正在給世界帶來全新變化,商業模式也從白樺林時代演進到一個熱帶雨林的時代。

所謂白樺林,是指原來的商業模式大多是高度同質化,一眼望去,大家都是同樣的物種,高高低低一起奮力生長。而熱帶雨林是一個生態圈的概念,這個生態圈裏,各物種是共生共存的,即便是一片苔蘚,也是不可或缺的。

我將商業模式概括為5個層次,依次為:搶風口、抓紅利、貿工技、技工貿、事業情懷。

無論是閃耀輝煌,還是慘淡經營,中國經濟臨的四大拐點將至,地方與企業還需不畏將來,不念過往,順應時勢,把握趨勢。

02.最新的8個賺錢行業

隨著消û升級,人們在提升效率、滿足體驗、引領文化等訴求下,催生了許多新經濟產業崛起,至少有8個新產業,成為未來新趨勢。

 燈光一,黃金萬兩。今年五一期間,中國居民夜間消û金額占全天消û金額的29.92%。商務部統計,上海夜間銷售額占白天的50%,重慶餐飲2/3營業額在夜間實現的,廣州服務業產值有55%來源於夜間經濟。

大多數人的傳統認為,夜經濟“藏汙納垢”:大排檔裏流著地溝油,噪音擾民,滿大街飄蕩著油汙和垃圾;酒吧、街邊隨時可能上演酗酒暴力、打架鬥毆。

長期以來,人們過度放大了夜生活的“黑”,卻忽略了它所承載的社會功能。“夜經濟”是由市場主導的自發行為,勞累了一天的人們,可以在夜市裏進行各種休閑、娛樂、消û等,舒緩自己疲憊的身心,釋放生活壓力。這種消û符合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,更是城市消û經濟強有力的屯伸和補充。

現在,各大城市進入到了競爭的㚎段,“夜經濟”天生自帶的第三產業服務業屬性,是城市競爭的新維度。隻不過,自由市場野蠻生長,不可避免地會帶來經濟發展、市場經營的魚龍混雜,加強管製勢在必然。

但“一刀切”也不可取,對夜市一關了之,會破壞以往的沿街商業生態,敲掉一部分規範經營者的飯碗,也會擾亂社會民生,破壞社會和諧穩定。

這斻,各地政府需要衡。一個城市既需要時尚、潮流的現代商圈,又需要市井化、草根化的特色夜市經濟。

二、會展成為時尚產業

當人類由物質生產拐入創意營銷階段,稀缺的從來不是產品,反而是眾多的展銷平台。這個時代很瘋狂,機器換人、無人駕駛等新技術疊加,迫使人們必須反複交流:找感覺、找方向、找方案。“圈內的”需要找到一個平台去展示自己的創新,“圈外的”又迫切需要借助一個平台去預見行業前沿性動向,會展業可謂與之完美接榫。

會展經濟不僅帶來經濟產值,甚至還能改寫城市命運。重慶市商務委統計,2018年重慶各類展會活動直接收入176億元,拉動消û1498億元。烏鎮憑借世界互聯網大會走紅,有了“烏鎮很忙”的調侃;G20峰會讓杭州掀起一波“杭州與上海:誰是誰的後花園?”的討論。

一場盛會又能給一座城帶來什麼?看看美國的拉斯維加斯就知道了!

這裏本是一片不毛之地,建立之初被稱為世界最大的“賭城”。後來,又以“世界會議之都”聞名,1年接待約4300萬遊客,其中有14%是因為商展會議。拉斯維加斯會議場積隻在全美第3位,但經濟效益卻第一,會展業每年為拉斯維加斯帶來的經濟收入超過80億美元。

三、“陰謀論”難阻生物文明

這幾年,基因測序和基因編ɢ等行業迅速崛起。

早在2015年,中山大學的黃軍就教授,對不能正Ů發育的人類胚胎,做過48小時基因編ɢ試驗。但卻遭到了包括基因編ɢ技術發明人詹妮弗在內的集體反對。一時間道德論與陰謀論齊飛,造成這種恐慌的邏ɢ有兩個:

一斻,基因編ɢ打破自然規律,在通過基因精修實現“逆天改命”、逃出自然規律成為“超人”的同時,也存在難以預計的危險潛伏。而且基因編ɢ一旦被人為利用,生成強針對性的“生物原子彈”,可不動一兵一卒達成人種絕殺。坊間流傳的“轉基因是西方國家滅亡中國的絕密計劃”“SARS病毒是對中國的基因攻”等,便是基Ҁ種象中的邏ɢ。

另一斻,在道德倫理框架下,這一技術與“眾生平等”背道而馳,未來是不是隻能“富人靠科技、窮人靠變異”,基因編ɢ技術的應用,會不會加劇各階層間的不平等?

但實際上,恐懼來源於未知。大自然沒有那麼脆,基因技術也沒有那麼強大,人是複雜的動物,除了少數疾病和性狀,更多是基因與環境相互作用的產物,不存在一個絕對量,能讓富人精心製造一個擁有絕對優勢的後代,進而塑成社會階層無法逾越的鴻。

現在,生物經濟已經開啟一條新賽道,各國已爭盷ŀ場。

美國國家科Ū工程與醫孷ř發布《到2030年推進糧食與農業研究的科學突破》,提出在2030年之前為應對緊急挑戰並促進糧食生產和農業科學研究,需要實現的五大突破;

歐盟發布“歐洲跨境基因組數據庫合作宣言”,推動精準醫療進程;